公司火灾被平安保险认定诈保 买平安差点惹牢狱之灾

3月21日下午,经过大半天的奔波后,上海韬元纺织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韬元公司)总经理彭纯伟终于坐了下来。看到办公桌上堆放的文件,即将年满60岁的彭纯伟,摘下眼镜,轻轻擦拭一番后,迅速拿起签字笔。尽管此时,他已是一脸倦容。

“早上在公估那里还是没有得到回音,只说公估报告已经给了平安保险,我们还是看不到。”陪彭总经理一起去上海泛华天衡保险公估有限公司的韬元公司全权代表朱江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两年前的那场大火之后,这样的局面,彭纯伟和陶建雷碰到了多次。

“在韬元公司受到了不可抗拒的灾难面前,在保险界享有盛誉的平安保险本应第一时间内按照双方签订的合同履行赔偿义务。可万万没有想到,平安保险竟然利用其对保险法的熟悉,至今都没有诚意对我们理赔。”彭纯伟告诉记者,“别人买保险为的就是买一个平安,买一个安心”,而他却差点“买了个牢狱之灾”。

经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得知,整个事情本应是一起保险合同履行问题。平安保险先以韬元公司涉嫌诈保为名申请上海市经侦总队介入,后在经侦司法审计排除了韬元公司“诈保”嫌疑的情况之下,仍旧以公估报告没有出来等理由,未能及时推动理赔进度。

大火之灾

这一切还得从两年前韬元公司的那场大火说起。

2009年6月8日凌晨2时左右,位于上海市青浦区华新镇新谊村华徐公路4638弄185号的上海韬元纺织品有限公司的车间、仓库内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该公司的员工和随后赶到的消防车很快投入到了救火的行动之中,可由于当时风力较大,加上车间和仓库都是极易燃烧的纺织制品,人们根本无法接近现场,消防救火人员只能沿着韬元公司周边的围墙,架设水枪、水炮不停地冲射,防止火苗蹿到相邻的工厂。

看到3幢车间(约2580平方米)、1幢仓库(约2400平方米)和2幢彩钢板大棚(约2000多平方米)内所有的原料、辅料、半成品、成品和机器设备全部烧得面目全非,接到员工报告迅速赶到现场的彭纯伟顿时跌坐在门卫室。

“当时就想着十多年的心血,付之一炬了。”时至今日,彭纯伟还记得自己无法承受大火之后整个工厂惨烈的情景,“就连水泥地面也被烧得爆裂,车间和仓库被烧穿了。”

关于起火的原因,6月16日青浦消防支队给出了意见,认定大火系照明灯处于通电状态下电气故障引燃下方可燃物并扩大成灾。为此,韬元公司还接受了高达20万元的行政罚款。

“2008年下半年金融危机,令韬元公司这样的外贸加工企业举步维艰,好不容易在2009年的前几个月迎来了生产、销售情况的回升。这场大火顿时将韬元公司推入了混乱的状态。”彭纯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意想不到的大火令公司上下不知所措。

货物烧毁之后,无法完成外商的合同可能引发的巨额赔偿,上下游协作单位对韬元公司现状的猜疑,以及全厂员工的生计问题,是摆在韬元公司总经理、法人彭纯伟面前的当务之急。

尽管无暇顾及,但这个时候,他急切盼望自己投保的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能够伸出援助之手,早日就理赔问题达成协议,履行义务。

原来,彭纯伟一直坚持为公司买各种保险,“历年各项保险费用支出有几十万元,为的就是买一个平安,买一个安心。”

记者看到的票据显示,2008年之前,韬元公司一直购买的是中华联合财产保险。2008年8月才转投到平安保险。在保险单号为20216000201010800230的这份保单中,关于保险项目方面明确规定共分为四块,其中房屋建筑保险金额为2811200元,保险金额确定依据为自行估价投保;机器设备保险金额为2193772元,保险金额确定依据为按明细表投保;存货保险金额为11275534.47元,保险金额确定依据为自行估价投保;机器设备(暂借)保险金额确定为500000元,保险金额确定依据为根据租赁合同投保。为此,韬元公司一共支付了31882.97元的主险保险费,保期12个月。

还有这些可能你也想看看:

  1.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平安保险入保容易,索赔难
  2. 瞄准白领,三公司淘宝网上卖保险
  3. “接了一个电话,帐户被扣一万” 揭开深圳太平洋电话保险的美丽幕纱
  4. 平安保险宝安分公司业务员陈爱艺奸夫谢志平详细情况
  5. 带不带套?深圳平安保险宝安业务员陈爱艺及情夫谢志平涉嫌欺诈
此条目发表在 保险投诉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